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累了,在路边儿坐一会儿,路边儿给你讲讲故事。

 
 
 

日志

 
 

原创小说:《第七夜》(续四):第四夜  

2014-09-24 14:04:4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夜  

  与“老爷子”的交谈让安东忘却了胖院长交给他的光荣而艰巨的抄写任务。

当夕阳再一次离开房间时,安东又一次心动过速了。这两天的折腾使他确实觉得有点累了,可似乎有种超自然的力量迫使他不能有半点轻松,他不由自主地低声念叨着:“三人一去无复见,至今冠盖长满门……三人……无复见……长满门……”。突然,他想起了他的正事又给胖院长给搅黄了。

“死胖子!”

下半夜,钟声后……

门边有动静,非常轻却极合乎逻辑。“该来了,”安东反而镇静了下来。

今夜不知怎么的,安东总觉得那个“老爷子”似乎睡得很不安稳,翻过来覆过去的,不时还抬起头,似乎枕头没有放好似的,可一旦骨条一动弹,他即马上不动了,好生奇怪。

安东默默地看着邻床的骨条,奇怪,他却睡得很稳,只翻了个身,就纹丝不动了。

“哎呀!”安东终于明白了,“今晚最靠近门的陈教授要倒霉了。”

还没容他最终理清思路,突然不知从哪飘来了一股酒味,不对,是油漆味,还不对,是香蕉水味?做了多年钳工的安东,还是不能确定是否就是熟悉的香蕉水味道。

门外远处款款而来的脚步声;

死一般寂静的房间;

飘忽不定的不能承受鸿毛之轻的心脏;

……

分明门在摇动,轻微的,但无庸置疑的。慢慢地似乎门上现出一个黑影,颇具立体感的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现在才看清楚,那不是什么黑影,而是门板向房中凸起的人形状,就像翻砂车间的一个模具,不过不是阴性凹陷,这是阳性凸起状,而且还在动弹,变大变凸,慢慢地,门上的人形状凸起物竟从门板中分离了出来,最终与门一分为二,而此时的门板却完好无损。那个物体竟变成了昨晚的那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幽灵,它有穿门而过的本事呢……

早晨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大梦初醒的安东睡眼惺忪地看去,果然陈教授的床位空了,老王头在起劲地忙碌着。

 

 

陈教授,货真价实的某大学教授,因一篇异想天开的文章而得到市长的青睐,给市长当过顾问。市里的多项高科技外资企业就是在其建议和参与下引进的,前面讲的那片倒塌的商业区即是在他的建议下由市长亲自拍板兴建的,市长本指望此形象工程能给自己带来仕途上的升迁,谁知却毁于一旦。

原创小说:《第七夜》(续四):第四夜 - 路边儿 -  
   陈教授曾极力反对给该疗养院院长的研究项目立项,可他哪里知道此市长就是院长的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义正辞严惹得市长满肚子不高兴。

陈教授是个极富想象力的广涉文理两学科的学者,有一个谁也不知的荒唐嗜好:喜欢高智商地作弄人。有一段时间他对人体未开发出的极大潜能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深入地对意念的传导途径进行了极其卓有成效的潜心研究。他坚持认为人类最大的退化就是想象力萎缩成了完全依赖于有限经验的实用主义,他深刻体会到中华民族的退化就在于一直抱着不信鬼神怪异,一门心思扎进仕途经济的现实主义泥潭之故,这个民族将信仰和迷信不时地合二而一又一分为二,永远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追求吃渴玩乐以外的看似虚空的东西。比如一些除了工作以外就是把所有空余的时间花在玩乐上的人,对另一些不喜麻将牌九的人百思不得其解:“这活得还有什么意思呢?”其实反倒是他们的一生又有多大意思呢?

陈大教授坚定地认为:人的意念可以控制自身,却很难控制自身以外的人和物,为什么?是需要寻觅某种空间中的传导意念的介质吗?有这种介质吗?如果有的话,它又是什么物质呢?可突然他又发现自己陷入到老的套路中去了,以太不是被麦克尔逊的著名实验否定掉了吗,可空间的引力依然存在,而两物体的相互作用力的产生必须得有接触呀?即便没有直接的接触,也得有传导介质呀?所以引力就不是一般概念上的力了,而是空间变形所产生的运动线路的弯曲而已,可近似等效地看成一种力,那意念在空间上的传导也有同样道理的可能呀?因进入到了这种全新的革命性的思维阶段而使他感到非常高兴,如果发现并可以操作这种意念的空间传导,人类将会跨越式地进化呀!

打从他脑门突然开窍的那日起,他做过多次的实验,他的家中整日里总是有奇怪的仪器发出奇怪的声音,午夜时分总是格外吓人,令邻居心惊胆战夜不能寐。据传他有一次夜里竟将他的老祖宗从冥冥中唤了出来,一大把白胡子都拖到了脚趾尖,赖在他家中不想走了,真吓人。此外他还作了许多卓有成效的社会实验,比如对“老爷子”……。他整日为此而现出迷人的微笑,喉咙深处不时地发出咯咯的声音。

于是他被人们送到了这里,有内部消息证实,其实这是上层势力较劲的必然结果。在此期间,市长的面孔又从猪肝色变成了青绿色。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