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累了,在路边儿坐一会儿,路边儿给你讲讲故事。

 
 
 

日志

 
 

原创小说:夜车  

2014-10-25 10:50:5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路我不常跑,却老是梦见这个地方。”善谈的卡车司机很高兴有我这么个同伴,他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左眼眼白处的一粒明显的小黑点常常使人对眼睛里不容沙子这句话产生强烈的怀疑。

破旧的老东风在蜿蜒崎岖的山间公路上追逐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

“很多年前有回我跟着一个老司机跑长途,”司机显然不想让我独自睡觉,在单调的发动机声中侃侃而谈,看他开车的莽撞劲就能猜出他是个刚复员不久的老兵油子,“也是半夜行车,大概也是这个鬼地方,两人都困得不行,于是在路边停车吸烟。”

原创小说:夜车 - 路边儿 -  

“那个老司机是个毛胡子,一个美男子,驾技绝对一流,有回晚上我打了个盹,醒来一看他圆睁着大眼一动不动地开着车,给他点了根烟塞到嘴里竟没有反映,才知道他正睡着觉开车呢,把我吓得这身汗,背上直冒凉气。这是他,要是别人,早就出事儿了。”

“我们抽了足足一包烟又吃了点东西才又准备上路,毛胡子突然把我给推到驾驶位上让我这个还没拿到驾照的新手来开车,我当时又惊又怕又兴奋,松手刹挂1档轻踩油门慢松离合器,嘿,开起来了,我小心翼翼地紧紧抓住方向盘慢慢踩着油门,紧张得腿肚子都有点抽筋了,只敢挂三档。可开了一会胆子就大了,感觉慢慢好起来,觉得非常过瘾,无意中就加快了车速,心中有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和满足感。这时路上前后没有一辆车,夜晚路两边的山坡快速地向后移动着,就象快艇行驶时划出的两扇水波。看得出师傅相当满意,他略微打了个盹,可还是不太放心,就喝了口茶点上支烟,为了不再犯困,给我讲了些他亲身经历的故事,老长途司机就象出海的老水手一样,肚子里总有些奇谈怪论。说着说着他就没声了,我不是说吗?他开着车都会睡着呢。”

“你怎么不说话呀,困了?”他侧过头瞄了我一眼,车内虽暗,但还有些微光。“你会开车吗?不会?连方向盘都没摸过?嗐,没劲,要不然你也来开开,让我也舒服舒服。怎么,你还想听我的故事?行,先给我点支烟!你就抽这烟?太寒酸了吧?咱老开车的,酒不能喝,但烟一定要好的,今天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否则你得给我买包好烟哩。”

“突然,”司机继续他的故事,“我看见前面路边有颗歪脖树,稍一分神,坏了,怎么路上冒出个人影来?你不知道,开夜车不怕车,就怕行人,因为行人身上没有灯或反光物什么的,一下子很难看清,再加上我的车又开得快,又是新手,马上就慌乱起来,错把油门当刹车,只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觉得车子一个小小的震动,惊醒的毛胡子飞身过来,头冲下用手按下了我脚边的刹车。”

“我也不知道车是怎么停下来的,当时脑中一片空白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真撞了人了?撞了什么人?是不是女人?”我急切地大声问道,随即由于一连串的提问把他吓得浑身一抖而自觉失态,“还是男的?”

“干吗呀?吓了我这一跳,别拿这眼神看我,瘆得慌。嘿嘿,还来劲了。”

“后来呢?”我有些讨好地央求到

“真是奇了?”司机很满意他的故事引起了我极大的关注,“你猜怎么着,我俩下了车一看,没人?啥也没有,除了风。”

“真的啥也没有?”

“你还真的这么关心呀,好,听我慢慢说,刚才肯定是个幻觉,可大胡子不敢再叫我开了,我俩换了位置,我的心里忐忑不安的。过了不久,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怪事。”

我扭了扭身子转过脸去表示我正在认真听呢。

“毛胡子的车开得跟飞起来一样,真有点吓人。正开着呢,前方路边出现了一棵怪模怪样的歪脖树,那黑黑的树影就象个人在跳舞一样。突然驾驶室门窗外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来:‘师傅,给口水喝行吗?’”说到这里,司机却顿了顿。

“什么?这车不是正开着吗,怎么车窗外还有人?”急得我什么似的,马上连连追问。

他却不慌不忙地一手拿起座位边的那个套着网兜的大玻璃茶杯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茶,眼睛直视着前方,“毛胡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示意我去拿热水瓶倒水,可突然他身子抖了一下,紧接着方向盘打偏,整个卡车冲着路边的山崖撞过去,我不由惨叫一声,心想这下完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瞪得溜圆,脊背有些发凉,“后来呢?”

“幸亏毛胡子是个老驾驶,反应奇快,赶紧脚踩刹车,我的脸都紧贴到前窗上了,此时车头离山崖就半米的距离,好悬那!”可以看得出虽然是以前的事情,可司机讲到这儿心里也还在发毛,“当时我们俩也不知怎么的了晕乎乎的象梦游一样,亏得毛胡子比我清醒得快,要是一般人就玩儿完了。”

“看看车门窗外并没有人哇?我们哆哆嗦嗦地下了车四周察看,什么也没有,就是在车头边上有一棵歪脖树张牙舞爪地杵在那,也不可能藏住人那?而且这段公路是笔直的没有一点拐弯,真是奇了怪了?什么,你说是幻觉?有可能,我们开始也这么想,开长途比较疲劳,特别是开夜车,而且还是荒郊野外的,稍微有些动静就很可能产生幻觉的。可是我们两人同时产生一样的幻觉这可能吗?”

“是不是那棵歪脖树的误导,叫你们产生了同样的幻觉?看过一个老片子叫《青松岭》吗?那上面就好象有类似的情景……慢着,不对呀,你刚才不是说你驾车时就看到过一棵歪脖树吗?可后来怎么又出现了一棵呢?”

“啊……对,对,呵呵,我说过吗?”司机尴尬地打着哈哈。

“哼,我就知道你肯定在胡说八道,都是你编出来的吧?你肯定是那次撞了个人,一个女人,就是你刚才说的出现在车门外讨水吃的那个女人。你别害怕,你就是真的撞了人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告发你的。”

司机偏过头楞楞地看了我一眼,半晌没声。

“师傅,你别介意,实话跟你说吧,我会开车的,就因为有一次也是开夜车不小心撞死个人,吓得我赶快逃走,好在当时没人看见,可后来就产生了心理障碍,从此再也不敢开车了,一握方向盘眼前就会出现那个血乎乎的人。”

我敏感地觉得司机似乎松了口气,慢慢我们的谈话又轻松起来。

“你也有这么回事?哈哈,老弟,”他拍了拍我的腿,“真不幸那,后来有人知道你撞过人吗?没有?对呀,是不应该跟别人讲,不过你今天怎么跟我讲了呢?对对,咱们现在是朋友了,你对我交心,我也不拿你当外人,这么着,你不是到宣城吗?到那咱喝几杯,我也休息休息,难得碰到能推心置腹的哥们儿。”

“行,承蒙大哥看得起,咱今晚反正没事儿,好好唠唠。”说着,我给他点上了一支烟,将他的茶杯倒满水。“唉——,想想那个被撞的人也挺惨的呀!”

“兄弟,你就别多想了,这年头不都各顾各的吗?谁还管别人?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去庙里烧烧香,保他下辈子投胎投个好人家享福不就成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这是你没撞过人,你不知道这良心比什么都折腾人那!”

“是,人有良心,但你还得好好地活下去不是?人活一世能乐就乐,别老想那没用的,这年头良心值几钱银子,是不是?跟你说实话,我也撞过人。”

“什么,你也撞过人?”

“对呀,不瞒你说,我真撞过人,跟你一样也逃了,所以不比你强,可我挺过来了,一开始我也觉得不能再开车了,一看到车手就抖心就狂跳,后来亏了我师傅,就是那个毛胡子,帮助我终于挺过来了,你瞧,现在我不开得好好的吗?我跟你说,没有迈不过的坎。”

“别安慰我了,你开车这么熟练能撞人?”

“怎么着,还不信?我告诉你,刚才我讲的其实是两件事,我撞人是一次,我师傅开车遇鬼是另一次。”

“这么说,你刚才说的真撞着一个过路人?”

“是的,当我觉得车一颠,我就知道撞人了,下车一看,真是这样,是个女人,披头散发的,满身都是血躺在那,睁着大眼看着我,我吓得快晕过去了,嘴里满是苦咸苦咸的味道,觉得世界末日到了,什么都完了。我师傅见多识广比较有经验,他赶紧拽起我上了车玩命地狂开,开了足有两个小时,然后再趁黑把车开到一条小河边仔细擦洗干净车头。”

“后来呢?”

“没什么后来呀,噢,对了,很久以后,我有次开车又路过这儿,我有心打听了一下,可这一打听不要紧,差点没晕过去,那次撞人的事情都变成了吓人的传说了。听人说那个被撞死的女人是附近不远处的乡下人,听说她是当晚跟她老公吵了一架出走的,等他老公不放心追上她时,她已躺在公路上了,当时还没死,嘟嘟囔囔地说她被车撞了,说开车的有两个人,一个长着毛胡子,一个眼白上有个黑斑。过了好一阵她才闭上眼的,她老公都哭昏过去了,听说后来疯了。据说他俩感情特好,如胶似膝的。我这不是作孽吗?”

“……”

“唉——,我当时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怎么样,比你的惨吧?我都挺过来了,你还有什么呢?说老实话,如果当时把那个女人赶快送到附近县城的医院抢救,说不定还有救呢,但如果救不活呢,我可不就倒霉了吗?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吓着你了吧?”

“没有没有,我听着呢。”

“从此我很长时间都不敢走这条路了,还听说自从那个女人被撞死后,这条路每到夜晚总闹鬼。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和师傅开车遇鬼了吗?那其实是第二次路过这里发生的事。”停顿了一下,“马上就会看到那棵歪脖树了,咱开慢点,睁大了眼睛。哎,我跟你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头脑清醒点儿哟!”

“放心,今晚不会有鬼的,鬼怕我,我不怕鬼。”

“切,吹牛。”

“你师傅,就是那个毛胡子后来怎么样了?这次怎么没和你一道出车?”

原创小说:夜车 - 路边儿 -  
   “嗐,别提了,说了你都不会相信,自打那次撞人后他就不正常了,老说有个鬼整天跟着他。一开始大伙还跟他开开玩笑,可越来越觉着他不大对劲了,在家里动不动就打老婆,半夜三更老是突然就鬼哭狼嚎起来,吓得老婆孩子直往床底下钻。最后老婆跟他离了婚,单位又把他开除了,挺惨的。好在他有开车修车的本事,倒也饿不死。”

“这我就得说说你了,好赖他也是你师傅,他都这样了,你也不帮帮他?”

“怎么帮呀?我倒是想帮呀,可我自个都顾不过来呢。”

“不是我说你,你们开长途的好歹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人,江湖上的游戏规则就讲究个‘义’字,你这样待人就不怕以后没个朋友吗?”

“朋友?义气?拜托,大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拼死拼活为公司玩命跑长途开夜车,可谁对我讲义气了?不错,我师傅对我挺好的,但又有谁照应他和我这些臭车夫了?房子没有,钱也没有,女朋友也看不上咱,这活着有啥劲?上回我去瞧师傅,他住的那地方哪叫房子,简直就是个猪窝,他见了我那个亲热劲,把我弄得扑腾扑腾直掉眼泪,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得酩酊大醉。谁知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过了几天他为一个体小老板出了一趟车,死在路上了,死得相当蹊跷。”

“怎么死的?”我马上就意识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显出兴奋好奇的神情。

“喏,就死在这个鬼地方,听跟车的人说遇见鬼了。”

“哪有鬼呀?瞎说八道。那个跟车的人怎么没死呀?”

“跟车的人现在都瘫了,毛胡子整个人都给压成麻花,惨得很。”

“听那个跟车的人讲,当前面突然出现那棵歪脖树时,毛胡子突然向左打方向盘,大叫前面路上有个女人在跳舞,但跟车的人却事后一口咬定没有任何人。由于急拐弯的同时踩了急刹车,卡车立刻向左倾翻过来,重重地向路边山崖上砸去,左边驾驶位上的毛胡子当场被压变了形,而助手则整个身体压向毛胡子从而有了个缓冲,可双腿却挤压在变形的车座下扭曲了过来,据他说临昏过去前的一瞬间,他真的看见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路前面死死地盯着他们,嘴角露着吓人的狞笑。”

“报应啊!”

“也许吧,人生真有些说不清的巧合事呢,我那师傅真是太惨了。”

“可那个早先被你们撞死的女人不也很惨吗?说不定要不是你们当年制造的那次事故的话,也不会有后来的悲剧,这不是报应吗?”

“唉——,”半天,司机囔囔地象是自言自语地说:“也许做了亏心事后真的有报应呢,也不知什么时候轮到我?”

“快了!”我象开玩笑似地吓唬着他。

“我打算出了这趟车后不开车了,托托老战友找个保安的活干干。”

沉默,许久——。

突然:

“停车!”看见前面路边的歪脖树时,我大叫一声。

原创小说:夜车 - 路边儿 -  

司机吓得浑身一颤,不解地看了看我,“什么事?”随即刹了车并打开了车内灯,开始他还以为可能我是被那棵夜幕中的歪脖树吓着了,“没事儿,咱开慢点,小心使得万年船嘛。”

“知道我是谁?”我直楞楞地盯着他。

“谁?你不就是搭便车的朋友吗?得了,别吓我了,你怎么了?”驾驶员有点疑惑了,突然他脸上现出极度惊恐的样子,“大,大,大哥,有事好商量,我给你钱,都给你。”一把匕首正紧贴在他的脖颈上。

“这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今天终于时机到。”我盯着他左眼眼白中清晰的一个小黑点。

多年来我发誓要为老婆讨个公道,几乎每天都在这里附近的出入山口拦过路卡车,今天傍晚终于看到了眼白上有“黑痣”的驾车人并顺利地搭上了他的车。

后面的事情我想大家也都可以猜得到,不过还有一点要提醒的:从此以后,走这条夜路的司机就再也没有碰上过怪异的事情了。

 

(此篇写于2008年6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